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正文
比城市好多了80后包山头喂鸡养羊创业
发布时间:2019-09-29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他们都曾在城市站稳脚跟,却把事业的下一站选择了农村。辞职创业后,张国华的生活就一个字“忙”,一回到邹城郭里镇,山下小木屋的办公室外郁郁葱葱,清风不时从山头拂过,瞬间就让他觉得格外踏实。

  相较之下,同为80后的女青年马瑞莲也已习惯了平阴县东阿镇东黑山村里的鸡鸣声,包下这里的山头做真正的农场主,她的梦想终于成了现实。

  老父亲上次见到张国华,已经有段日子了。5月6日下午3点,张国华从青岛回来,没回家,而是径直去了山下小木屋。匆匆吃完从镇上买来的水饺,他就为第二天接着出去学习做准备。

  “都说行万里路,我只今年就过这个数了。”张国华是五康轩现代农林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。2015年初,他和四个小伙伴一起创立了这家公司。包下2000亩山地,取名“郭里庄园”,以林业为主,辅以经济农作物,至今已投入四五百万,预计2018年会有收益。

  由于前期投入大,张国华压力也大,忙起来一天只睡4个多小时。春节过后,他又马不停蹄地去上海、贵州、深圳、北京、新疆等地,拜访专家,对接业务。

  这一切都是张国华自找的。1980年出生的他,2001年从山东政法学院大学毕业后留校当了6年辅导员,2007年,他折腾着去考了任城监狱的狱警,一干8年。去年他又不安分了,2015年初,他被单位派往北京参加培训,其间到一位大姐承包的山里游玩。2万多亩的地界,没有食堂,没有酒店,自己种菜吃,完全自给自足。只住了两天,他就感叹,“这就是我要的生活啊!”

  回到家,张国华找四个小伙伴一商量,包下了郭里镇的这个山头。说干就干,他连公务员也辞了。离开单位的日子,原本规律的生活突然一团糟。“以前都是单位刷卡吃饭,现在鸡蛋要自己煎,面条要自己下。”张国华说,在单位到点领工资,什么事都靠组织,现在自己成了别人的“组织”,得想着给员工发工资,刚离开体制的头几个月,还真有点儿难适应。

  2015年7月,庄园里的毛豆熟了。张国华原以为能挣100万,够年底各项开支。然而,毛豆的最佳采摘期只有三天,任务重时间紧,却一时招不来采摘工人。开的人工费一直涨,幸亏镇里安排各个村大喇叭广播,才凑齐人手。那几天,张国华在地里一待一天,晒得皮脱了好几层,饶是如此辛苦,最后一盘算,还赔了40万元。

  事后,几个合伙人反思,有管理问题,有天气原因,还有重要一点,五人中有四个都是城里长大的孩子,脚上没沾过泥。

  “那段时间,整个人都不好了,感觉没了活路。”张国华回忆,当时不愿意出门,一度抑郁了。最后他接受妻子建议,出去学习。从北往南,从东到西,拜访了无数专家,参加了无数培训,对行业有了新的认识,也摸索出不少招。

  于是,做果树认养、草鞋农耕、国学夏令营、星星诵诗会,举办青少年植树活动,成立济宁市青少年绿色联盟……经过一年多努力,公司有了起色,生态效益、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在郭里庄园逐步显现。

  5月6日,张国华的父亲第一次来郭里庄园。要知道,儿子辞职没和父亲商量,老父亲一想到自己双腿还没从泥地里拔出来,儿子竟然主动踏入,气得一直不愿来庄园。“以前是大学老师,后来考上公务员,是一名警察,这是祖坟上冒青烟的事啊。”老父亲说,儿子辞职去种地那是不务正业。

  都一年了,这次来到庄园,老父亲左瞧瞧、右看看,终于明白,这和自己的种地完全不是一个概念。而张国华也一直在思考,“农民种地为啥收入少?他们认为粮食就是粮食,没有意识到这是产品,只是卖作物,我们把粮食变成产品,把产品变成品牌,就如一瓶水,价格从几元到几百元都有。”他说,自己要做的就是把农民做不好的做好,把农业形成品牌,这需要年轻人加入进来,他能预见,未来会有更多年轻人回到农村。

  在离邹城近200公里的平阴县东阿镇东黑山村,原本是城里小老板的马瑞莲也不甘于仅仅喂鸡养羊。

  从山东师范大学毕业后,马瑞莲先是在济南一所专科院校当了一年老师。“恰逢山东一家知名it公司招聘,我又去应聘做了店面销售,经过四个半月的努力做到了中层管理。”马瑞莲说,干满两年后,自己又成立了公司,从事笔记本的贴膜和配件销售,三年时间,公司也做得有声有色。

  但一件小事让她再次改变人生轨迹。“2008年毒奶粉事件闹得沸沸扬扬,后来各种食品安全问题频出,让我有了去山间田野租地种粮、栽树种菜的打算。”马瑞莲说,那时她刚做妈妈不久,为了让女儿吃上放心菜,她决定“下乡”去。

  回到农村后,马瑞莲不但没有不适应,反而更有家的感觉。“整个人的心情很放松,没有城里生活的压抑和恐惧感。”

  在黑山村的南山上,她放养了5000多只鸡,还引进了波尔山羊。别人一睁开眼就刷朋友圈,而她一睁眼满是鸡、羊、菜。“一早先喂鸡,这一顿是配比好的粮食。喂完鸡后吃早饭,然后上午整理菜园、人工锄草,还要上山放羊。中午这顿,鸡要补充维生素,得喂点菜叶子。下午三点以后,上山转一遍看看各种果树的情况。”马瑞莲用“充实”形容每天的生活。

  事务很琐碎,马瑞莲全部自己干。她会留意鸡舍的温度和湿度,还会观察粪便及周边环境等情况,以保证鸡的“生活质量”。菜地也一样,农场目前有2000多亩地,“春夏秋要根据季节不同,安排农作物种植。”她最近在忙着种大豆等经济作物,从2月底一直到6月份,她要不停地根据地域、季节轮作。

  在农村待久了,马瑞莲甚至不想再回城里,但她毕竟与村民不同,她还在用行动影响着当地的村民。

  “虽然在农场负责的同事是本村人,资金也都到位了,但一开始很多村民因为观念问题,坚决不同意承包土地,后来经过村委和各方努力,我们用自己竞标得来的土地跟村民交换才得以顺利奠基。”马瑞莲说,农场这几年一步一步才获得村民的支持。

  今年春节后,她又顺利承包了八百余亩山地,跟之前的千余亩连成了一片。农场规模有了,马瑞莲想打造完整的生态农业。不久前,她用三个月在山上的荒地种了两千余棵新品核桃树,剩下的地块还种了樱桃、石榴、苹果、莱阳梨等。“希望将山东各地有特色的水果都汇聚到一起,让客人们来咱农场就能吃遍山东。”马瑞莲说。

  未来三年,马瑞莲计划把附近家中具备散养条件的农村妇女都联合起来,成立芦花鸡养殖合作社,带动村民共同致富。在此基础上,村里再建立屠宰工厂和冷库,做深加工,并成立会员之家服务中心,让消费者全程监督养殖、种植过程,同时健全网络销售体系。

  马瑞莲说,目前公司已经注册了五谷杂粮品牌,以签约和统一种植模式,要求附近村民进行五谷杂粮山果的种植,很快,公司越来越多的健康有机食材就要进入城里人的餐桌。